">欧博娱乐_欧博娱乐国际平台_【全网独家】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最新产品 >  > 正文

如果上天再给一次机会朱茵仍会选择现在的生活

2017-06-15 07:51http://www.baidu.com四川成人高考网
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《驻藏大臣》
     


     虽然很多人说朱茵是“复出”参演真人秀和电影,但她却说自己从未离开过,只是顺其自然。
     


     朱茵与黄贯中因狗结缘,并最终走过十年爱情长跑后结为夫妻。
     


     《大话西游》
     


     无论是在大银幕上,还是在小荧屏里,当年的朱茵都给不少人的青春留下了重要的一笔。
     


     老公与女儿是如今朱茵最大的牵挂。
     从没想过采访朱茵的地点是在青藏高原,在拍摄电影《驻藏大臣》的间隙,穿着厚厚戏服的她,顶着烈日补着妆,静静地等待下一场戏。对每一个来到高原的人朱茵都很热情,数天的亲身尝试教会她很多对抗高原反应的经验,她不厌其烦地向众人分享着自己的体会。说到自己时,她用手拍着胸脯,笑着说“我克服了,克服了。”举手投足间还是那个大家熟悉的“紫霞仙子”,不同的是,多了一份成熟与优雅。
     因为《大话西游3》的上映,难免再次唤起很多人对当年至尊宝和紫霞仙子的记忆。提到“紫霞”,朱茵总是双手合十,谦虚地致谢观众多年来对这个角色的念念不忘。至于该问的记者也都带到了,“很多影迷期待你和"那位老师’能够再合作,还有这个可能吗?”她显然有些紧张,眨了下眼睛,如同紫霞的那个经典动作,“如果有合适的作品,不一定拒绝;但你要问我个人的感情世界,我只能说很开心找到我老公,他是我的灵魂伴侣,我没有力气再用在别人身上,真的,我真的找到了。”
     一切天注定
     做演员前曾想当个作家
     朱茵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小康之家,有一个比自己大十岁的姐姐。从小就是“美人胚子”的她,和妈妈上街都会有人拿相机拍她,快言快语、古灵精怪的性格也很受同伴欢迎。对于进娱乐圈,朱茵爸妈也相当支持,“大概因为我什么事都会和父母沟通,所以无论在外面做什么,家人都会无条件支持我。”其实,小时候的朱茵并没想过要当演员,她的梦想是当一位作家,“我算是个特别随缘的人。就像当初考演艺学院也是同学拉着去的,结果我考上了,进校时我还专门询问了有没有编剧专业,可惜还没开设。想了想就决定先学表演,再看看可不可以改行。”1990年,19岁的朱茵考上香港演艺学院攻读戏剧,还没有毕业就被TVB挖掘,加入电视台以工读生身份担任儿童节目主持人。
     用了两年的时间朱茵完成了三年的戏剧系课程,毕业后正式与TVB签约,拍摄了首部电视剧《都市的童话》,之后担任了《原振侠》《廉政行动组》等剧集的女主角,与张智霖主演的94版《射雕英雄传》更被称为经典之作,片中朱茵饰演古灵精怪的黄蓉。回忆起当年的拍戏经历,朱茵至今都还记忆犹新,“内景凌晨4点开工,凌晨6点出外景拍摄,基本上每天只有两个小时睡觉时间,不对,是根本没时间睡觉,只够冲个凉。”虽然辛苦,但她觉得自己足够幸运,“我一直觉得自己出道、演戏都还挺顺利的,可能是因为我不会想太多,机会找到我了就努力去做。”或许正是因为这种随遇而安的性格,对于朱茵来说,无论是最初或是现在,她都不认为演戏是一项职业、一份工作,“往往太强调职业性我会觉得没意思。”
     紫霞已是过去时
     没必要去做别人心里的朱茵
     1991年,一件粉色毛衣、一顶棒球帽,手捧动漫书,朱茵就这样出现在大银幕里,出演了自己的首部电影《逃学威龙2》。短短三年间,她接拍了近十部电影。随后的日子里,她演过舞台剧,发行过唱片,也有过大尺度的尝试。1999年,她凭借动作片《生命揸fit人》入围第36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女主角提名,两年后,她又凭借TVB单元剧《没有墙的世界》入围第39届国际艾美奖最佳女演员提名。朱茵刻画的角色大都能让人印象深刻,她谈到施展演技最大的窍门就是“你不是演,你就是她”,“演之前我会先用朱茵的角度去感觉她,再把朱茵的东西投入给她,不用想象力,而是只要演了,你就是她。”
     无可否认的是,很多人彻底记住朱茵,是因1995年的那部影片《大话西游》。片中朱茵饰演的“紫霞仙子”一身仙气、敢爱敢恨,一颦一笑恰到好处,她也因此成为太多人青春的一部分。这样一个不经意间的角色让她走红,巨大的影响力也是朱茵始料未及的,谈到“朱茵之后,再无紫霞”,她笑说谢谢观众的抬爱,对于能否超越旧日经典,她表示不会强求外界对自己的评价,也不会活在“紫霞”的影子下,“其实我一直在不断改变、超越自己,这与超越观众心里面的我是不同的。从我自身来说,我没有只停留在经典上,如果一成不变的话我就不再演了。"再演’我也不会有压力,如果只去追求活在别人心里的自己是很累的,这也是追求不了的。”
     复出挣奶粉钱?
     所有事不是都要和钱挂钩
     从2011年开始,朱茵基本没怎么再接戏,如今再次“出山”拍电影,而且还是远赴青藏高原,这显然是有些出乎意料。但她却说自己从没隐退过这也不是复出,只是慢慢走着人生安排的路。“孩子渐渐大了,去年签了新公司,最重要的还是我很爱我的工作,噢。不对,那不是工作,是兴趣。对于演戏,我心里始终还有那团火,于是有合适的剧本就来了。”来高原拍戏对朱茵来说无疑是一个挑战,她坦言自己的亲人、朋友比她还紧张,“可能我留给大家的印象是比较柔弱的那种,但我其实挺勇敢的,我自己也很喜欢挑战。”
     而说到近几年参加的《偶像来了》等真人秀节目,朱茵说,好处就是能很简单、直接地把真实的自己展现出来,平时和闺蜜怎么相处就怎么玩,以她直接爽朗的性格直面观众,不会有太大压力。对于评论这是来大陆“挣奶粉钱”,朱茵耸耸肩,“出道这么久,这些议论我从来都不会理会,我明白选择"露面’就会有人将这些行为与钱挂钩,但如果做事是为了赚钱,又有什么意思呢?我只知道这些节目、电影是我喜欢的,做的时候很过瘾。不演戏我就会迷失,自然而然也不会在乎别人说什么。”
     爱情篇
     我的灵魂伴侣早已找到
     朱茵和紫霞的性格其实很像:单纯、善良、直率,在爱情上也是一位痴情女子。无论过去多少年,人们谈论起朱茵和周星驰的恋情也总是唏嘘不已,她曾在访谈里提到过这段感情对她的伤害,“那时候有两三年的空窗期,在认识黄贯中之前我都没有男朋友,因为需要重新去爱自己、重新认识自己。”
     然而,朱茵是幸运的,她等到了黄贯中。二人相恋更像是一部现实版《宠物奇缘》,因为在家门口发现了只流浪狗,看见寻狗启事后朱茵将狗送还主人,没想到失狗主人正是黄贯中。“狗狗是我们很重要的红娘,如果当初它没有跑走,我不会知道他住在我的楼上。”其实,在朱茵还没毕业时,黄贯中有一次去演艺学院表演,就留意到了她。后来再没见过的二人成了邻居,并最终结为夫妻。“我很感激今生遇见他,他很懂我,哪怕我的一个眼神他也能懂,”她说大家真的不用担心她现在的幸福,“我的人生的宗旨就是不枉此生,无论生活抑或感情。”
     至于过去了的,她坦言那种经典再也复刻不了了,天时、地利、人和不是呼之则来。当记者不可避免地提到会不会与“那位老师”再合作时,朱茵的态度淡然很多,“对于好的作品,我不会拒绝”,但她也说,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灵魂伴侣,又何必在他人身上多费力气呢?
     亲情篇
     老公不想我做家庭妇女
     采访中,朱茵也分享了很多婚后故事,提起老公和女儿“叉烧包”,她笑说黄贯中比自己还想来青藏高原,“在这里我看得最多的就是彩虹,基本上隔三天就看到一道在迎接我,每每一出现我就用视频分享给老公和女儿,黄贯中相当激动,如果他来不知道可以创作出多少好作品。”
     “以前我出门工作的时候,会和女儿算她要睡多少觉妈妈才能回来,一天按两个算。这一次因为拍戏时间长,我都不敢和她说你要睡多少觉我才能回来。老公说每天女儿都看着窗子,问妈妈何时回来,听着、想着眼里就都是泪。”而她赴藏拍戏的决定也得到黄贯中的支持,“我非常感谢他,女儿其实更黏着我,突然间全部要由黄贯中去照顾,他要身兼母亲、父亲的职责,我真的很感谢他。”
     至于今后如何分配工作和生活的比例,朱茵坦言一切随缘,“没有演戏,只是相夫教子也没有意思,我觉得我老公也不会喜欢,如果有好的剧本,我还是会演戏。”
     新鲜问答
     新京报:有人说朱茵就等于“紫霞仙子”,对你来说这个角色有什么意义?
     朱茵:这是人家的想法,能够塑造出这样一个活在大家心里的角色我很开心。其实我没想过这些问题,我不能一直看着这个角色做人、演其他的角色。
     新京报:爱情、事业、家庭在你心里如何排序?
     朱茵:没有爱情不可能有家,没有家庭的支持就不可能有事业,这三样东西是结合在一起的,必须有爱情才有家庭,再有事业。
     新京报:时间可以重来的话,过往的人生中有想改变的吗?
     朱茵:没有,再重来一次我还是会走今天的路。
     新京报:如果可以拥有一项超能力,你希望是什么?
     朱茵:想去哪儿就去哪儿,就像随意门,我可以随时回家,看完老公和女儿再回来继续开工。
     新京报:如何保持女神脸,能不能分享一下护肤心得?
     朱茵:首先要敷面膜,常常人家笑我,一天要敷18个面膜。其实没那么夸张,休息的时候我就会少敷一点,把时间用来看书、听歌和家人聊天。
     新京报:你是一个严厉的母亲吗?
     朱茵:当了妈妈才知道自己的母亲有多辛苦,所以要更加爱妈妈。至于严厉与否,有商有量吧,我女儿最怕的是我,比如人家给她糖,她会看看我再决定拿不拿,我想我应该算是一个严格的母亲。
     新京报:以前也出过唱片,现在还有计划吗?老公的歌会唱吗?
     朱茵:我当然也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再发唱片,如果做的话可能要想些新的形式。至于最爱的一首老公的歌是《天与地》。
     采写/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